构建毗邻地区金融稳定应急管理工作框架探讨
2014-12-15

近年来,随着区域间经济协同发展、金融业务交流逾加频繁,跨区域金融业务和经济活动相互影响、相互渗透,存在较大的金融风险。因此,构建跨区域金融稳定应急管理工作框架,有效保障和促进区域经济、金融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意义。人行十堰中心支行以竹溪县为试点,积极构建毗邻地区金融稳定应急管理工作框架。为跨区域金融稳定应急管理工作机制做出了有益的探索。

一、客观认识区位特点,构建应急管理工作存在必要性

竹溪县与重庆的巫溪、陕西的平利、旬阳等县毗邻,同属国家级贫困县,已共同构筑了一个发展中的经济圈。在经济、金融、文化等方面有着频繁的交往,由于地处偏远,基础设施薄弱,调节经济发展的金融现代化程度较低,单个金融机构抗风险能力较弱,且存在着监管真空,农村金融服务、反洗钱、反假币工作的开展以及资金价格水平的变动等对所在区域金融稳定存在着不同程度的影响,极易诱发不稳定因素,形成跨区域金融风险连锁效应。为防范和化解区域性金融风险、维护区域金融稳定、为区域间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提供有力的保障,构建毗邻地区金融稳定应急管理工作迫在眉睫。

二、毗邻地区金融风险的主要特点

一)风险具有扩张性。由于毗邻地区独特的区位特点,单个金融风险极易诱发跨区域金融风险连锁反映。一些打着投资公司的招牌,一边跨区域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一边违规发放高利贷的,很容易引起毗邻地区金融突发事件。在反假币、存贷款、保险业务上,毗邻地区任何一家金融机构一旦有因内部管理不善、信息系统故障、违法违规经营以及自然灾害、事故灾难和社会安全等公共事件突然发生,或不能为金融消费者提供正常服务,都有可能导致金融风险发生。这类事件爆发时间快,波及范围广、影响面大、社会危害严重,如果不迅速采取有效措施应对和制止,最大程度地减少金融突发事件及其造成的损害,维护金融消费者合法权益,防止金融风险在毗邻地区扩散和蔓延,引发的金融风险将不言而喻。比如,竹溪县支行模拟一起事件:在紧靠陕西省平利县蒋家堰镇农村信用社主任突然失踪,消息传开后,在社会上产生极大的反响。称该主任吃喝嫖赌,亏空巨额公款,事情马上要败露,于是铤而走险,把信用社现金全部盗走逃跑。当地谣言四起,形成恐慌,造成不明真相群众纷纷前往当地信用社提起存款,由于该镇农村信用社库存现金准备不足,出现了存款挤兑事件。公安部门迅速介入,出动大批警力才得以制止并封锁了现场。同时,由于该镇位于两省交界处,该主任经常到陕西省平利县吸收存款,吸收的邻省存款达几百万元。事件的影响迅速波及陕西省平利县邻镇,不明真相的存款人纷纷在当地信用社取款的,如果不进一步采取措施,后果相当严重,实际上已诱发跨区域金融风险的连锁反映,形成了较大的金融突发事件。

(二)监管基本成“真空”。近年来,随着县域经济的发展,县域金融体系逐渐呈现多元化发展的趋势,小额贷款公司、融资性担保公司以及投资公司等具有融资功能的非金融机构较快发展,,这类非金融机构法律地位不明确,导致监管相对混乱,没有一个专业独立的监管部门对其统一监管。非银行金融机构违规风险与民间借贷风险相交织,成为引发区域性金融风险的一大隐患。其次,县域保险机构迅速增长,且保险队伍人员素质不高,少数保险业务员在个人利益驱动下,虚夸保险内容和保险收益,采取一些违法违规不正当的手段参与竞争。而保险监管机构只设立到省一级,市级仅设保险协会,县级既无监管机构,也无行业协会,政府管理缺乏载体与抓手,保险行业监管基本处于真空状态。以上种种金融风险,对于处在三省交界的竹溪县而言,一旦毗邻地区出现金融风险,监管难度更大。由于各监管部门分属各省,互相没有隶属关系。比如,在人行系统与竹溪交界的巫溪和平利人行就分属三个不同的大区行,如果没有提前建立协调关系,一旦出现风险,相互之间配合、监管就会成“真空”

(三)交通、通讯阻碍大。位于鄂陕渝边陲毗邻的竹溪县、巫溪和平利县,属贫困的山区县。毗邻地区众山环绕,连绵不断,海拔均为2000米,交通不便,唯有公路相通,不通铁路,无飞机场,河流无正式码头及船舶(只有农用自备小木船)。受地势影响,通讯信号时有不畅,信息交流相对滞后,且大部分偏远乡村人员老化,文化素质有限、风险意识不强,一些不法分子利用区域监管盲区从事非法活动,也是引发区域性金融风险的隐患之一。但是,虽然这几个县分属三省,但之间距离较近,使相互支援和防范风险成为可能。比如,竹溪县和平利县虽然分属两省,但相距仅50公里,车程大约只需1小时。2013年我们组织了国库“3T”应急演练,假设陕西省平利县境内持续连降大到暴雨,河水猛涨,山洪、泥石流频发,乡镇严重受灾,该县县委政府要求紧急下拨救灾资金,但国库人员在办理资金拨付业务时,突然网络中断,资金无法正常拨出。经科技人员检查与网络供应商联系得知,由于山洪泥石流,导致安康至平利段和部分乡镇光纤多处被冲断,维修恢复至少需要一周左右。只能请求毗邻的竹溪县支行支援和协作处置,在竹溪县支行实行异地接管,对国库“3T”系统进行数据恢复和业务处理。

三、毗邻地区金融稳定应急管理的主体框架

(一)加强组织领导,建立协调机制。在自愿、平等、互惠的基础上,共同制定《鄂渝陕毗邻地区金融稳定协调机制》,成员单位由人行十堰市竹溪县支行、安康市平利支行、重庆是巫溪县支行3家县支行组成,分属武汉分行、西安分行和重庆营管部。成立了鄂、渝、陕毗邻地区金融稳定协调机制工作小组和联络小组,明确各自的责任。每年召开一次成员单位联席会议,由成员单位轮值牵头组织,联席会形成会议纪要,不定期的采取《工作简报》形式交流信息,由牵头单位通过内联网向各成员单位编发,每届联席会结束时要确定下一届轮值行。

(二)加强制度建设,实现信息共享。在《鄂渝陕毗邻地区金融稳定协调机制》大的制度框架下,各成员单位本着“公平公正、互惠互利”的原则,共同协商制定《毗邻地区金融应急管理办法》、《毗邻地区金融突发事件应急协调处置预案》、《成员单位工作信息交流制度》、《毗邻地区金融生态环境建设实施意见》、《反洗钱联防联控工作实施意见》、《企业“黑名单”通报制度》、《毗邻地区金融稳定协调机制通讯联络制度》、《毗邻地区金融安全区风险协作制度》等工作制度。通过建立各种工作、协调机制,使在毗邻地区内实现信息互通共享,及时了解各地经济、金融运行情况及运行过程中存在的倾向性、苗头性问题,共同商议,形成合力,及时发现和化解可能出现的金融风险。

(三)完善工作内容,提高决策能力。随着经济金融的发展,毗邻地区要不断完善金融风险监测指标体系,及时了解和掌握辖内金融机构的风险状况、当地的资金价格水平,对跨区域的金融风险进行早期预警,防范和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一是建立毗邻地区经济、金融指标监测体系,实行分类监测。对法人金融机构和证券、保险业实行分类监测分析,设定不同的监测指标,对法人金融机构的监测,重点放在对农村商业银行的监测上,根据农商行自身经营状况实行分级监测。其次是对小贷公司、保险行业、投资公司进行监测;二是建立风险预警报告制度。在对经济、金融指标监测分析的基础上,对高风险法人金融机构建立按月分析、按季风险预警报告制度,并督促其建立紧急风险处置预案,及时防范和化解当地系统性金融风险。三是建立反洗钱、反假币、大额现金支付等定期沟通联系制度。各成员单位定期通报辖区开展反洗钱、反假币、大额现金支付等工作动态,以加强金融稳定日常工作的动态协调。四是要关注金融业改革,加强调查研究。对金融机构风险变化和改革进展情况进行重点关注;对的国有商业银行分支机构在改革过程中的有关政策落实情况进行调查跟踪;对各自辖区可能形成的系统性风险及时通报,及时化解,防止风险的进一步扩散。

(四)适时组织应急演练,确保协调机制取得实效。毗邻地区要重点加强应急管理,根据实际情况,认真研究本辖区多发性、影响大的突发事件,结合不同时期的工作重点和社会环境情况,有计划地对应急预案进行演练,提高应急处置的实战能力。使工作人员在演练中对应急工作每一个环节的工作流程、报告路径、时限和工作质量要求以及相关的工作方式方法都有直观的感受,从而达到提高预案演练的实战效果。对预案演练中发现的问题进行分析评估,争取上级行支持指导,不断检验预案编制的完备性、应用的可操作性和流程的合理性,并适时对应急预案进行调整、完善,使之更贴近区域实际,更具有实用性和操作性,以满足今后开展应急处置工作的需要。



武汉理工大学中国应急管理研究中心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21